司小南想吃糖水罐头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今天搬砖回来,站在路边喝水,突然听旁边人说今天四六级考试,端午节假期考试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太惨了。


四六级水平,其实可以推荐茨威格的小说作为阅读材料,非常经典,而且词汇量比较友好(我个人感觉比毛姆海明威菲茨杰拉德他们这伙人都友好),来回看三遍找不着头尾的超级大长句不多见,常见词汇的小众用法也没有菲茨杰拉德大佬那么多(TAT)。


茨威格其实一度是我的大雷点,因为小时候第一篇看的就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看完以后我满头雾水,觉得这嘛玩意,一个屌丝男文青的无限意淫吗?我们21世纪的玛丽苏少女都开始流行暗搓搓的苏了,这货怎么这么明目张胆的——脑补一个漂亮大姑娘莫名其妙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天天偷窥,就不说,就不说!给他生娃给他养,没钱养娃就卖身,走投无路了也不肯打扰他,最后娃也没了,女人也死了,香魂一缕化作清风 ,就留一封信,还居然不是到付!


完事这瘪犊子呢——


“……feeling as if an invisible door had been suddenly opened, a door through which a chill breeze from another world was blowing into his sheltered room."


“……the thought of the dead woman stirred in his mind, bodiless and passionate, like the sound of distant music."


神他妈“另一个世界吹来的清风”!


神他妈“遥远的琼音”!


看完把我气得直蹦。


直到好多年以后,看到很多大神都很推崇茨威格,早先的记忆有点模糊了,再加上我也不那么爱蹦了,于是又倒回去重新看了一遍,依然是这篇。


才发现这原来近乎是个志怪故事。


R先生像个画中仙,不是工笔的画法,而是一道剪影,浮在蜃喷出的云烟上,细节都是模糊的,所以又似人,又非人,近乎于妖物。


谁会不爱剪影呢?


只是有的人无暇细看;有些人爱一会,又忙于奔自己的生活;有的人因为种种原因,不巧坐在路边,不巧盯着它看了太久,被摄走了魂而已。


赶上谁算谁,都是因缘际会,都是命。


信外,女人活在纸上,R活在人间。


信里,女人在地面俯首,R在云端。


一生都隔着次元壁,只有最后的最后,她用尽了生命的力量叫喊表白,终于穿透厚厚的墙,传到他那里,然而也只剩下些许微弱的、转瞬消散的音尘。


其实是个很不幸又很温柔的故事啊。







评论

热度(13891)

  1. 子熹的笛子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转载了此文字